欢迎进入品牌农业企业与市场! 当前城市:[合肥]
  • 名称:农民投保农业保险意愿为啥不高?
  • 联系人:
  • 电话:
  • Email:
  • 公司地址:
  • 公司网址:

农业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农业融资
农民投保农业保险意愿为啥不高?
日期: 2016-07-18    浏览: 662    [关闭] [打印]

农民投保农业保险意愿为啥不高? 北京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最高由政府补贴90%,但大部分农业险种的承保规模均未过半数——



看着一地被砸落的梨子,梨花村果农田书清欲哭无泪。

编者按:农业是弱质产业,尤其是在面对自然风险时,农民总是会有很强的无力感。近年来,各地纷纷采取提升气象预报水平、改善基础设施条件等措施增强农民抗御自然风险的能力,并通过加强农业保险体系建设来弥补农民的灾后损失。但在不少地方,虽然提供增加保险品种、提高保费补贴等优惠,农民投保的意愿仍旧不高。是什么制约了农民投保的积极性?应该如何将农业保险这把“保护伞”撑得更牢?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6月30日,一场突如其来的雹灾袭击了北京大兴、房山两区,近24万亩农田、果园遭受重创。记者在大兴区庞各庄镇梨花村的果园看到,到处都是被冰雹打下来的落叶和落果,挂在枝子上的果实也多有被砸伤的痕迹。


十几分钟毁掉农民一年的希望


“冰雹大个儿的有核桃那么大,下了十多分钟,梨给砸坏了八成多。”提到凌晨5点突然到来的那场冰雹,梨花村的果农田书清依然感到非常痛心,“20多亩梨树,挂在树上的没剩多少,损失得有8万元左右,今年是没啥指望了!”


梨花村位于北京西南郊永定河东岸,村子里的梨树是整个华北地区面积最大的一片老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果树,品种有京白梨、“金把黄”、广梨等30多个品种,正常年份一亩地能卖4000元左右。


往年也遇到过冰雹,但像今年这么严重的,已经好多年没遇到过了。更让果农们伤心的是,这场雹灾不仅让今年绝收,由于雹子砸落很多枝叶,会造成明年的花芽无法成形,给明年的收成带来很大影响。而且,如果后期管理不当,产量在4到5年内都有可能无法恢复。


雹灾发生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产业发展处高级工程师李松涛赶往灾区,指导受灾果农采取灾后补救措施。“尽快清理落果,防治孳生病菌;然后给果树喷洒防虫液,打营养针,让树势尽早恢复。”他向农民建议。


同村的李海燕也是欲哭无泪,相比老田家,她家的损失更大。不仅15亩梨树受灾,还有3亩西瓜也全让冰雹砸开了花。按目前的行情,每亩西瓜可卖到1万元以上,加上梨树的损失,今年至少减收12万元。“去年刚给儿子买了房、为女儿买了车,原本想今年有个好收成,没想到一场雹灾全都打了水漂。”本来信心满满的李海燕,现在只能唉声叹气。


记者从北京市农委获悉,此次雹灾主要发生在大兴、房山,共造成17个乡镇23.12万亩农田、大棚、果树受灾,经济损失4.43亿元。


田书清现在唯一盼着的,就是早点收到保险公司的定损结果,给这场雹灾减少些损失。


理赔金额与农民预期相差较大


面对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提高防灾减灾能力显得尤为重要。事实上,2012年“7·21”特大暴雨灾害发生之后,北京高度重视农业防灾减灾,不断加强能力建设,努力减轻旱涝等自然灾害的影响,取得了显著成效。然而,对龙卷风、冰雹这样发生范围小、破坏力巨大的自然灾害而言,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仍然难以准确预报。一旦受灾,农业保险对灾后恢复生产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同样遭受天灾,并非每户受灾的农民都能和田书清一样获得保险的保障和理赔。据房山区园林绿化局统计,此次雹灾全区林业产业受灾面积近3.9万亩,其中只有37%的面积购买了保险。从全市来看,除养殖业的种猪、生猪等主要品种外,其他大部分险种的承保规模均没有过半数。


记者了解到,为使农业保险能保障农民利益,北京市政府不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例如在保费上,由市级财政承担50%,区级财政再补贴10%至40%不等,农民个人最低只需承担10%。


以大兴为例,种植西瓜的农民只需承担每亩18元的保费,一旦受灾最高可获得1000元的赔偿;梨一亩地交32元,最高可获赔2000元。据测算,总体而言,农民支付1元就可获得102元的风险保障。从品种来看,北京目前农业保险品种总数达到33个,在全国领先。同时,从全国主要险种的保险金额来看,北京市的标准也远远超过其他地区。


政策如此优惠,农民为啥仍然参保意愿不强?房山区窦店镇白草洼村果农高振宗解释,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的气候一直比较稳定。上一次下这样的大冰雹还要追溯到1975年。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心存侥幸。不过,这次雹灾也砸醒了他的风险意识,今后要积极投保减少灾害带来的经济损失。


除了存在侥幸心理,更多的农民不愿参保是觉得赔偿金额根本弥补不了损失。“他们只计算落果,哪怕砸得剩下半拉果,没掉地下就不赔。”田书清说,“实际上,被砸伤的梨都没法卖了,而且,他们只按普通梨的价格算,可白梨的价格要比普通梨高得多。”田书清算了一下,正常年景每亩大约能卖4000元,而保险公司最高只能赔付2000元,实际赔付额不到损失的一半。更明显的是西瓜,一亩最高只能赔1000元,而按照当前行情,一亩西瓜收入要在万元以上,赔付额仅能弥补损失的10%。


由于北京市水资源、土地资源严重短缺,人工成本居高不下,近年来农户注重发展高端的绿色和有机农业,在果品方面主要发展名优品种,这些农产品的市场价格远远高于普通品种,一旦受灾,保险公司的赔付金额的确难以弥补农民损失。


推动农业保险从保成本向保收入模式转变


“6·30”雹灾过后,大兴、房山积极采取措施,进行灾后自救,减少农民损失。北京市副市长林克庆在灾区调研时指出,下一步要以农业保险工作为主,积极开展各项灾后处理工作。保险公司要尽快完成赔付工作,做到应赔尽赔、赔付从高、不误农时。


针对农民认为赔得太少的疑问,记者采访了保险公司,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农业保险是赔付率最高的险种。现在的农业险,都是政策性保险,政府给补贴,保险公司才勉强做,“赔付率高,付出的人力成本也最高,一旦出险,人员要在第一时间赶到每块地头,这么算下来,农业险几乎不盈利。”业内人士称。


数据显示,去年北京市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共5.12亿元,支付赔款达到4.25亿元,赔付率83%,比2014年的104%下降了21个百分点,但5家保险公司的综合成本率仍超过了100%。小麦等10个险种简单赔付率超过100%,梨的赔付率达到了205%。


赔付比例这么高,为什么农民感受不到?“这是因为大家对农业险的认识有偏差。”中国农科院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峭解释,“目前我国的农业保险还处于起步阶段,保障的还是农作物基本成本投入,而不是农产品的收益,赔付款可以帮助农民恢复再生产,却不足以弥补收成损失。”


“没灾时钱白交,有灾时补钱少。”记者在采访时许多农民表示,缴的不多当然是好事,但问题在于,一旦受灾,农民对这项政策的“获得感”也不强。“目前的农业保险主要还是保成本,这种模式约束了农民对政策性农业保险投保意愿的提升。”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崔红志表示。


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要把农业保险作为支持农业的重要手段,扩大农业保险覆盖面、增加保险品种、提高风险保障水平。张峭介绍,除了目前实施的“低保障、广覆盖”的“保成本”模式,还有以保障农民福利为政策目标的“保收入”模式,但这种模式对政府补贴的财力和农户自身支付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在较高的赔付水平与较合理的保费投入间寻找平衡。


北京市农委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李海平表示,“十三五”期间,北京市将根据农业生产的实际情况逐步提高有关险种的保险金额,推广分档投保,同时进一步研究农业保险从保成本向保收入转变,让农业保险这把“保护伞”撑得更牢。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