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品牌农业企业与市场! 当前城市:[合肥]

食品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 > 食品分类
名茶名酒
日期: 2015-02-09    浏览: 4951    [关闭] [打印]

茶文化与酒文化比较试说

西 省社会科学院  钟立飞

近年来学术界出现的热 潮并不多 ,然而在这不多的热潮之中 ,却有酒文化热和茶文化热两股 。这两股热的兴起,有助于我们深入研究中国传统的饮食文化 ,自不必说 ,更有助于引导我们的国人在实实在在的生活 ,健康地饮酒,为健康而喝茶 。茶文化与酒文化是两种如此关 系密切的文化,论酒者难免用茶来比况 ,说茶者总会把酒来参照 。在中华博大的文化体系中,二者是几十世的兄弟,数千年的冤家。我们把茶 文化与酒文化放在一起来比较,品评其人的相似、截然的不同,自是别有一番滋味。且看 酒与茶在早期与医药都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很早就是 医疗保健用品,有“医源于酒”的说法 。古人造字“锵”从酉 ,酉在古汉语 中是酒 的本字 。《 周礼 贾疏云 “酿 粥为醛 医” 。醛者,甜酒娘也。许慎《 说文 明言“医之性得酒而使 ,, 以治病也 。”王莽曾下诏说“酒 ,百药之长” 汉书 ·食货志下。 中国最早的 医书《内经 中就有“汤液醒酸论” 。酪酸就是治病的药酒。此后的中国中医药,与酒都发生密切关系。清之文人袁枚甚至不无夸张地称 “妙手回春赖酒力,药到病除籍酒功。”茶有着与酒惊人相似的早期 历程 。神农时代,就发现茶具有解毒治病功能治茶文化者对这句话是再熟悉不过 “神农遍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 。《神农本草经》明白无误把茶 的药用功能纪录 在案“茶即茶苦而寒,最能降火 ,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 ”酒是“百药之长” ,茶却是“百病之药”《本草拾遗 》。可见酒与茶在传统的中医药中都占有一席之地 ,受到格外的重视 。而现代医学研究证明,酒和茶确实存在医疗功能 。酒有提神活血、舒筋活络的功效 能促进新陈代谢,增强消化力和免疫力 ,延年益寿

据报道 ,前苏联高加索地 区有一个著名的长寿村 ,百岁寿星比比皆是 ,其长寿的原因是他们常饮 自酿的葡萄酒。直到今天 ,许多中药仍用酒作炮制剂,以壮其药性 。在酒里面搁上各种中草药材 ,便能泡制出名目繁多的药酒,治病疗疾 ,常能酒到病除 。茶能助消食,健肠胃,

且减肥有奇效 ,同样能抗衰老,延年益寿。另外饮茶能降低胆 固醇 能降血压 。更有甚者 茶还有抗癌 防癌之功效,并对艾滋病有奇效 ,更令饮者如潮。由茶派生出许多治病健身的良剂 ,如减肥茶 ,健齿茶 ,美容茶 ,解烟茶,保健茶等等。如今有些地方的 乡村百姓 ,上医院看 医生,把点包中药,说成是点付茶,可见茶与医药关系之暖昧。酒与茶为人类的健康都大有贡献 。茶酒祭祀酒的最初 功能 ,除了药用外,还用于 祭祖奉神,而且“古 庶人标食黎霍 ,

非乡饮酒 ,胺腊祭 ,无酒肉。”盐铁论 ·散不足》《诗经》中有许多关于祭酒的文字 ,

如《小雅 ·信南 山》 “祭以清酒 ,从以毕牡 。”《周礼 ·天官 ·酒正 ,酒正管理酒的长官之职 , “凡祭祀 ,以法共 五齐 三酒。”封建皇帝祭祖 的酒叫“酌 一种经过多道工序酿成的高级酒。酒实在是祭祀之不可或缺之物。茶也跟酒 一样,常跟死 人、神 、佛打交道 ,南朝齐武帝 肖颐 , 奄一息 , 终时遗诏说… “灵 上慎勿以牲为

,唯设饼、茶饮、干饭、酒脯而 天下贵贱,咸同此制。”   南齐书 ·武帝纪  这时 ,茶与酒一道,摆上了祭桌。在佛寺之仪规 中有专 门“茶汤 ”一项 ,即每 日早起后殿主必须在佛前、祖前、灵前敬供茶汤 。《红楼梦》 第十五回有“奠过 晚茶”之语,以茶祭死者。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尊祖敬 宗的文化,讲究“数典不忘祖” ,尤其濡家注重孝道 ,致使祭祀活动十分流行 ,茶··与酒作为历史上最基本的两种饮品 ,自然被一同端上供桌 ,沽上了些神灵鬼气。就是现在 的乡民百姓,逢年过节,清明中元七月十五祭奠先人 ,其祭品之中,除了搁着三牲与主食外,便是少不 了一盅薄酒和一杯淡茶 。在草纸花边灰飞烟灭之际,虔诚地把酒茶洒于灵前,而三牲和 主食则带着回去 ,自己慢慢地受用 。酒楼茶馆试说有谁说得清,

中国历史上有过多少茶馆酒楼 数也数不清的酒楼茶馆 、酒馆茶楼,那是茶和酒大耍威风 大显身手的地方。尽管酒楼里扶 回来的多是摇摇晃晃 的醉汉 ,茶馆里踱出来的全是精神焕发的茶客 ,但不管是茶馆还是酒楼,都是九流三教 出入 、名士高儒来往 、迁客骚人聚散的场所 是传播大路新 闻、小道消息的源地 牢骚 低声倾诉 ,装疯卖傻, 假戏真唱的舞台是坐谈家事、国事、天下事的地方 是士大夫“处江湖之远 ,则优其君”的寄身处。酒楼茶馆是中古代社会最敏感的组织细胞 ,是中国封建政治、经济、文化变动的晴雨表 。茶馆酒楼文化应该是中国传统酒文化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茶与酒都走了一条从特殊到普迫 ,又从普迫到特殊的发展道路。茶和酒最初都只是社会上层少数人享用的奢侈品,一般庶 民百姓无权也无力享用,是一种特殊的物品。酒在两汉以后才逐渐普及到寻常百姓家,而茶则直到唐代 ,才达到“茶为食物,无异米盐” 唐会要 卷八四的地步 ,成为广大百姓的普遍消费品。但是,一旦茶酒变为普遍消费品之后 ,又走向了发展等级化特殊化的道路 ,使

中国产生了许多的名茶与名酒,使之成了茶中骄子 ,酒中仙品 从普遍又 回到特殊。中国名茶琳琅满 ,有安溪乌龙,西湖龙井 ,普陀佛茶,天目青顶 ,顾诸紫笋,太湖碧螺春 ,黄山毛峰 ,

信阳毛尖 ,武夷岩茶 ,峨媚蕊茶 ,君山银针,蒙顶甘露,鸿坑毛峰 ,云南云雾茶、江西姿绿等等。中国名酒有贵州茅台 ,杏花村汾酒,竹叶青,宜宾五粮液 ,沪州老窖 ,绵竹剑南春,古蔺郎酒,

射洪沱牌 ,风翔西凤 ,遵义董酒,毫州古井贡 ,始兴女儿红等等。名茶名酒的出现 ,是消费等级拉开的需要 还是制茶酿酒技术提高的必然结果 恐怕两种因素都不可偏废吧。名茶名酒出现后又带来一些新的文化现象。据说“十瓶茅台八瓶假” ,但是否可以说“十盒龙井盒盒真”更有“买茅台者不 喝茅 ,喝茅台者 不买茅 台”之事实 ,也有“喝名茶者不买 ,买名茶者不喝”之现象。这也是 一种酒与茶的文化,是一种在“名”和“利”影响下扭曲了的酒文化茶文化现象 。中国传统的酒文化和茶文化都讲究德和礼酒礼酒德出现甚早封建统治者利用酒来推行封建礼制 ,故制订 了繁文褥节甚多的酒礼。如儒家所推崇的“乡饮酒礼” ,

把饮酒活动纳入封建礼制教化 的轨道。儒家酒礼 尤其讲究尊老尚贤、谦恭礼让 。置办酒席宴会时,尊者,老者 ,贤者,要置于席首 ,酒的分配也 以年高或道德为标准。刘邦初得天下时 ,一群有功之 臣在大殿上聚众饮酒 ,吃五喝六 ,乱七八糟,大有不把刘邦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之势 ,刘邦大为不快 。叔孙通知刘邦心意,于是制订酒礼,使臣下遵循 ,群臣只得矩止规行,

变成谦谦君子 了。刘邦高坐龙位 ,群臣伏拜无敢乱来者,于是刘邦大为高兴 ,,今天才尝到了当皇帝的味道。儒家不仅讲酒礼,还讲酒德 ,有人把儒家酒德归纳为四 点饮惟祀,无彝酒,

执群饮禁酒酒。总的精神实际上就是一条 ,不许滥饮多喝 。酒不比茶,多饮酒则醉 ,醉则性

,迷则乱来一气,有因此而招谤的,有因此而受罚的 ,更有甚者,则招致 亡国杀身,故酒德之首要 ,自是节饮。饮茶虽不醉人,不乱性,但饮茶亦讲茶礼茶德。唐人利贞亮有《 茶十德》 一文 ,其文 曰以茶散闷气,以茶驱腥气, 以茶养生气,以茶除病气, 以茶利礼仁 ,以茶表敬意 , 以茶尝滋味, 以茶养身体, 以茶可雅 ,以茶可行道。其精神就是提 倡通过饮茶来推行公德、礼制,通过饮茶来修身养性、健体强身 。今天也有许多学者在探索中国茶德 ,有人概括为“理、敬、清、融” ,有人总结为“敬、俭 、和 、乐” ,有人说是“敬 、清、和、美” 。茶德的精神,也是要求人们不能为喝茶而喝茶 ,而应把饮茶提高到道德、礼义 、美学 、修身养性的高度。研究中国的茶文化 、酒文化,不可不重视其中的茶礼茶德、酒礼酒德 ,这些是茶酒文化中的精华,是深层次的文化,我们剔其糟粕 ,吸其精华,对于建设新时期的现代茶文化酒文化是不无裨益的。茶酒与封建经济随着酒与茶在庶 民百姓中的日益普遍 ,茶酒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就逐步显示出来于是封建政府就着手去控制这些收入 。茶之利和酒之利 ,在封建社会中充当的角色有着惊人相似之处 ,两者都与政府的养兵间题有着

·十分密切的关系 ,是政府财政困难时,养兵的两处重要的资金来源。酒之利很早就被封建统 治者所看重。汉武帝时期,桑弘羊在专卖盐铁的同时,也推行酒类专卖,称为“榷酩 ,汉武帝专卖盐铁和酒的 目的是由于其穷兵赎武,征战四方,国库耗空 ,养兵困难是为了“赌边、给战士” 盐铁论 ·优边    这是中国酒类专卖的起始。汉代在后来取消了酒类专卖政策,而实行征税政策 , “令民得以律占租卖酒,升四钱。 汉书 ·昭帝纪 这中国对卖酒征税的最早记载。以后的历代封建政府,每当遇到经济困难和养兵间题时 ,都把眼睛盯在酒上面 ,或专卖 ,或重税 ,以广财源。茶税起始稍晚 ,唐代庶 民百姓饮茶之 风始盛,

自此封建政府对茶之利 开始另 眼相看 。唐德宗贞元九年始税茶,这是中国最早的征茶税记录 。税率是十分抽一 ,收来之后 ,则全部作为军费来消费。初税茶之时,每年收得茶税四十万钱,并不算多,但后来渐有所增。宋则设榷货务 ,征课产茶地区税金,并行茶叶专卖之制,

与酒专卖同。宋朝茶专卖之法是, 生产 出来后 ,悉收买于官 ,后公卖之于商人 ,政府坐收其间之利 ,后改为直接向茶商征税 ,而任其卖买。明代政府通过茶引来管理茶贸易,从中获利 ,清政府亦踵而行之 。此外,自宋以降,封建政府还实行“茶马之法” 以中原 王朝之茶叶,换取西蕃之马 ,多则每年得马数万 ,这些马绝大部分是用来充作军队战马。可以说,

这种茶马之法,也是以茶 叶之利来养兵的一种形式。直到今天 ,酒与茶之利仍然是我们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酒之税利是国家财政的最大来源之一,茶和酒还有大量出 ,创取巨大的外汇。应该说,在今天 ,酒、茶的经济因素更大了,在现代茶、酒文化之中,对茶 、酒

之利不能不予以更多的重视。茶 、酒结缘于文学艺术茶和酒作为 日常 生活中的普遍消费品 ,本该是俗透了的东西但在饮食领域 ,唯有酒和茶与中国的文学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使这些俗透了的物品,登上大雅之堂 。茶有茶诗、采茶戏、茶联、采茶歌、茶舞、茶道、茶图画等艺术形式。酒有酒诗、酒令、醉拳、酒书法、酒绘画、酒歌等艺术形式 。别的不说,

单说这酒诗和茶诗。酒,是中国古今作家笔下永恒的主题,文学史之页一揭开,就被酒缠住了。《 诗经 三百零五篇,有十分之一以上的诗篇提到了酒屈原的楚辞也说“众人皆醉我独醒。 ”政治奸雄诗坛名家曹操则于诗中大声宣称,“何以解优 唯有杜康。 ”陶渊明因为家中“有酒盈搏” ,而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决然“归田园居 。”其诗百分之 四十以上

有酒味。到了唐宋,诗与酒更成了形影不离的一对,不仅诗中有酒,且绝大多数诗人墨客都嗜酒如命。诗兴得酒而发 ,“李白一斗诗百篇” ,不仅是诗坛领袖 ,也是饮中之仙。苏轼则幽默地把酒称为“钓诗钩” ,仿佛无酒则难成诗。不是咏酒写酒,就是爱酒嗜酒,且多数还是酒量超群的大酒徒。酒能致使人的大脑皮层兴奋 ,刺激人们的神经系统 ,更能催发诗人们的灵感。

东坡先生说 “文章本天成‘饮酒自得之。 ”宋代诗评家唐庚说得更形象  “温酒浇枯肠 ,敢取生 小诗。 ”敢取两字用来形容酒变化为诗的蜕变之声,可谓绘形绘声,用得 妙极 。酒于诗人有如此之妙用 ,诗人便不能不对酒爱不释手了。诗是作者感受的直接体现,酒也就不可避免地通过诗人的笔注入诗中了。茶与诗的联姻虽不如酒那样早,但到了诗歌鼎盛的唐代,

正值茶风 日盛,诗与茶开始结下不解之缘了 。翻开唐以后诗人们的作品集,看到几乎所有的诗家都写到过茶 。自唐以后 ,一个个大诗人不仅嗜酒如命,而且也嗜茶成癖。李白不仅是一个大酒仙 ,也是一个品茶高手 。白居易则把茶 引为终身“知 已” ,一生曾作五十余首茶

诗。宋代大文豪苏轼更是诗人加酒徒加茶痴 痴迷于茶, 不能自拔,并出语惊人 “从来佳茗似佳人” ,把好茶比作了美女 ,自然欲不痴而不能了。此外欧阳修、王安石 、黄庭坚等人也都爱茶并咏茶 。陆游则生于茶乡 与茶终生为伴,一生创作茶诗达三百二十余首之多,

冠绝当时诗坛。饮茶 能提神助兴,古人饮茶多烹煮在蒸气氮氯,茶香四溢的飘缈之境,

朋友高会 ,自然豪情万丈,诗兴大发 ,文思泉涌也。更有趣的是 ,诗人在咏诵 之时,往往把酒与茶放在 一块仿佛是就着茶喝酒,饮着酒品茶 ,早早就发现了茶与酒的可比较之处。如苏轼《望江南》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又其诗云

银瓶泻 油浮蚁酒,紫碗铺杰盘龙茶。 ”林通《西湖春 日》 诗中说

“春烟寺院敲茶鼓,夕照楼台卓酒旗。 ”陆龟蒙亦有诗云“酒帜风外敬,茶枪露中撷。

梅尧臣有诗曰  “茶官到有清闲味,海月团团入酒底。 ”等等可见 ,不仅酒茶与

诗结下难解之缘,而且在诗人的笔下 ,茶与酒也是难分难离的一对。在古诗的对仗中,

茶与酒 自是最合适的一··对,这正表明在中国传统文化里 ,茶文化与酒文化有许多相似之处,可比之处。酒、茶得助于水酒与茶作为饮品,是液体质的物品,正因如此 ,水与茶酒就有着密切关系,水是茶酒的媒体,无水则不成酒,无水亦难品茶。因此自古至今,美酒佳茗莫不得助于美泉佳溪。美酒与气侯、土质、水都有关系 ,但以水的作用最大。古人说  “名酒产地 ,

必有佳泉。 ”可见美酒与佳泉是分不开的。一些古代著名的酿酒师说“水乃酒之血”

可见水之于酒,不可不谓重要 。《吕氏春秋》 “仲冬”篇在阐述酿酒程序说 “水泉必香”

可见古人很早就注意到水之 于酒的重要。我国那些美酒佳酿,均得水之 利。茅台之美 ,与当地赤水河 的水质大有关联。据说把茅台的工艺与原料原封不动地搬到别的地方去酿酒 ,

只是不用赤水河水,就是酿不 出茅台美酒来,而被称为“茅台第二”的古蔺郎酒 ,正是建厂于赤水河 下游 ,上距茅台八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其酿酒水质与茅台很接近。剑南春得 助于 晶莹剔透的玉妃泉水 。古井贡有古今闻名的古井水 山西杏花村亦有美泉佳溪 ,江西佳酿麻姑酒,正得助 于麻姑泉水,青岛啤酒之成 ,与螃 山矿泉水相助 不无关系。茶之于水,也关系紧密。古人对此深有见地 。《茶经 上说 “山泉水为上 ,江心水为中,并池水下矣”

清朝乾隆皇帝还下令用银斗量天下泉水之轻重,以品评天下名泉之优劣。结果北京玉泉山水列第一,遂命为“天下第一泉” ,镇江金山寺泉水亚之,无锡惠泉与杭州虎跑水并列季军 。但在此前,茶神陆羽则另有排行榜天下第一泉镇江金 山寺中冷泉,第二泉无锡惠山泉,第三泉苏州虎丘观音泉,第四泉杭州虎跑泉,第五泉扬州大明寺西花园之泉,第六泉庐山观音桥招 隐泉。《茶书》 中关于“水之于茶 ”多有述及 , “品茶须理水” , “名茶名水 ,两全则美” ,

“名泉泡名茶,又添一层佳”等。传说大文豪苏轼与政治家兼诗人王安石有一段关于沏茶用水的趣事 。王安石托苏东坡 ,如果经过长江三峡之粗塘峡,请带一魄中峡之水来沏 茶。后来东坡果乘船过瞿塘 ,但因旅途 劳顿,在船中打晓睡 ,而未能及时汲取中峡之水,便取了一旅下峡之水送与荆公。王安石彻茶一品,便说此水非 中峡之水,而是下峡之水。东坡大惊,忙问个中三昧荆公说,上峡之水湍急,下峡之水流慢,只有中峡之水急慢相半。沏茶时,上峡水味浓,

下峡水味淡,唯中峡水浓淡相宜。东坡闻言,连称“佩服” 。此传说未必当真 ,但好茶须好水,

方能沏 出真味,则是一定。同样的茶叶,不同的水 ,泡出的茶汤 ,香气、滋味,色泽 ,高下悬殊,这是每个嗜茶之君子必深有体验的。宋人唐庚说 “水不问井江,要之名活” ,说沏茶以为佳。但今天 的自来水,虽为活水,却也欠佳,因这水用氯化物消毒,虽于人无害,却令茶水减少鲜味。据报道,上海由于工业污染严重,水质很差 ,以之彻茶,味常不美 ,于是有好事者从名山佳泉车载船运泉水到茶馆,沏茶待客一时生意火红,饮者涌涌 。佛门揖茶而拂酒中国封建社会中

影响 中华文化 最深 的宗教莫过 于佛教。自两汉佛教传入东土 ,便不断结合原有的汉文

,变得越来越中国化了。尤其是后来发展为主流 的禅宗 ,则更是中国化的佛教。茶与酒是封建社会中最为普遍 的两种饮品,但众所周知 ,在佛门 ,酒却是三戒之一,被视为大敌,

而茶则广受欢迎 ,成为每座寺庙,每位僧尼都不可缺少的 日用消费品 。禅宗重视坐禅修行 ,

要求僧人坐禅 时止静敛心 ,集中思想。并且要咖跌而坐 ,端身下念 头正背直 不许散心动摇,倾斜委倚,更不能昏沉入梦或临床而睡 。这样长时间坐禅,必会导致疲劳困顿 ,需要清心提神。因此 ,具有提神益思、驱除睡魔 、生津止渴 、消除疲劳等功效之茶 ,便成了僧人所必需 ,而且又符合教义戒规的最佳的饮料。于是 , 尚们便一边品尝香茗一边哼哼卿卿叨着佛经 ,在氮氯雾 袭人茶香 中参禅入定,品味着孤独 、清苦、脱俗 、成佛的滋味。连完成开 山之作《茶经》的陆羽 ,也得造化于寺庙僧 , 因它一度遁 入空门虽非己意与名士高僧 ,坐谈经典,品茗斗茶,深得寺中饮茶之俗真髓 ,后来广游天下产茶地 ,遂成《 茶经 。佛界有“茶禅一 味”之说。茶味则我稍知,禅味则不识,是否如品茶 ,初时是一阵苦涩 ,细品则清香扑鼻 ,沁人心肺,渐入佳境。《 诗经》 有云 “谁谓茶苦,其甘如莽。 ”据说茶之于僧,有三个主要作用 一是可使坐禅通夜不眠二是满腹时能助 消化,轻神气

三是能抑制性欲。这几点对于参禅涌经 ,戒色戒劳戒淫 ,遁入空门的僧家,自然至为重要。

而美酒,则被佛家远远拒之山门之外,虽然一些离经叛佛之僧 曾宣称过  “酒肉穿肠过 ,

佛祖心中留” ,为自己饮酒开脱,有些好名却又守不住 自己舌头 的佛门弟子把酒称为“

般若汤”而喝得名正言顺,睑儿不红。但酒实在是僧家 之大戒 酒性烈,饮酒过量能兴奋神经 ,迷乱神智 ,妄乎所以 ,以致 昏昏欲睡 ,人事不省,这与佛家的清淡恬静,参禅入定是大相径庭的。饮酒难免要几道下酒菜,油腻荤腥 ,自然必须 ,这与佛教之荤戒难免冲·突 。还有 ,

古人云  “酒为色之媒” 。酒与茶正相反 ,它能使 人性欲亢奋,想入非非。而僧家色戒,则谆谆如也 。清心寡欲 ,一心 向佛才是僧家之左右铭 ,至于美酒,只有让给那些山门外的俗人去喝了。茶与酒,在佛门里,是如此水火不容 的一对 。茶俭而酒奢从国计民生以及道德风尚看,茶酒的形象是截然不同的。我们传统文化中 ,常用“以茶代酒”来证明一个人或一个群体的俭朴,而杜甫用“朱门酒肉臭”来表示封建统治阶级生活的穷奢极侈 。一俭一奢,茶与酒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截然相左的一对 。茶与酒的俭和奢 ,并不只是人们道德上的感觉 ,而且是实际上存在的巨大差别。中 国的酒,多是由粮食酿造,实际上 ,酒是粮食的转化物,古人说 “酒糜五谷”“论衡 ·对作篇”说的一点不错 。粮食丰收时尚好,户有余粮 ,国有储谷 ,酿酒不致影响人们吃饭问题,如若天公作恶 ,田园徽收,而酿酒又耗大量粮食 ,则必然导致天下百姓傲傲待哺,饿俘遍地 。金人梁肃说 “民间粟麦岁为酒所耗者十常二三” 金史 ·

梁肃传》 还没算到官酿之耗。因此封建政府在发 生灾荒时,常下令禁酒。禁酒之史实,

从两汉至于晚清,时时不断。可见 ,酒与封建社会的粮食问题的矛盾,自始至终都困挠着封建政府。直到今天 ,我国酿酒业亦耗去大量粮食,据统计,,全国白酒啤酒共耗粮 亿公斤,

年则增加到    亿公斤,以后 尚在增 加。而同家每年要进 亿公斤粮食,还不足酒耗之半。每年国产粮食每年约     亿公斤在右,酿酒所耗 ,几达百分之十,这个数字也不能不大 了。而茶 叶则不 ,它是靠“吃”太阳长大的 ,也不求什么美土佳壤 ,也不必施多少肥料 ,只求荒山僻岭 ,朝阳山坡,点下茶籽 ,天降雨露 ,盛夏严冬 ,不几年便满 山翠绿 ,

郁郁葱 ,任君采摘 。生产不需太多成本,而茶却能为国家出大力 ,自宋以后至 明清 ,封建政府以“有余之茶”换 取西番“必须之马” ,成绩斐然,对于维护祖国统一起了重大作用。

今天 ,国茶还大量出口 ,创取外汇 ,    年就 出口  [1] 万吨 ,创汇 亿美元 ,以后还有大量增加。茶叶正象鲁迅先生笔下的孺子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奶和血,

取之于人甚少,予之以人甚多。酒之耗谷与茶之敛财, 比多么鲜明。此外 ,饮酒又往往与大吃大喝脱不了干系。诸多酒徒醉汉 ,以《汉书 下酒 的君子还是少之又少,以几粒茵

香豆下酒的瘾君子也只有孔乙 己及其哥儿们。多数酒徒,备的下酒菜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

李白有诗曰  “金橄美酒斗十千 ,玉盘珍羞直万钱。”一桌酒菜,费钱十万 ,何其奢也 。大摆酒宴,绝不是为独喝,而是少不了美 味佳肴。尤其是公吃公 ,每年吃喝掉的公款至少在

 [1] 亿元 以上 ,这对于我们这个并不算富裕的国家,确实是一笔不小的钱 。酒之为酒,实在很奢。品茶则不然 ,不求美肴相佐。一把茶壶 ,摄上几片茶 ,冲满热水 ,便可招待满座 高朋 , 着茶香,谈古论今。不须堆金砌玉 ,著匙俱下 ,吃五喝六 ,大施铺张 ,甚至不必孔乙 那几粒“多乎哉,不多也”的豆子 。茶之为茶 ,不可谓末俭也。酒劝壮士茶添风稚酒性热 ,

故酒常与热血男儿为伴。茶性温 ,故茶常与儒雅名流相随。在中国传统社会里 ,酒常用来赏赐战胜之将士。老百姓为表示对军队的支持 ,也常“牛酒稿军 。壮士得酒更显英武悲壮。荆柯为太子丹刺秦王 。临行,举杯痛饮,慷慨悲歌,昂然西去,使北风啸啸 ,易水生寒。刘邦之大将樊啥 ,在鸿门宴 上就着生猪腿 ,豪饮斗酒 ,痛斥项羽之虎狼之心 ,大壮刘邦行色 ,使刘邦得 以死 里逃 ,被项羽惊为“壮士” 。曹操刘备 ,煮酒论天下英雄 ,何等气派 关羽在热酒筛出后 ,催马上 ,立斩华雄 ,回到军帐,杯中酒尚温。武松在“三碗不过岗”之景阳岗前 ,痛饮十八碗 ,慷慨上 ,醉斗猛虎,胆气逼人,制服大虫。古人有诗曰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 ”多少征人壮士,西出玉关,故人不见 , 有就着低 昂琵琶 ,呜咽羌笛,对酒 当歌,壮其豪气,慰其思念 ,何其悲壮茶则不同,茶性温稳 ,两军 阵前劝茶者闻所未 闻。茶往往与儒雅名士有道高僧 在一起 。饮茶的环境氛围,是雅 ,而非“随风满地石乱走”

的战场 。宋人杜丰有诗为证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一股脉脉温情,

暗暗茶香 ,拂面而来 。名士高朋聚会 ,谈诗论文 ,评书观画 ,一派雅致 温馨,“泛花邀坐客 ,

代饮引清言。伙颜真卿· ·《春夜嗓 茶联句》 诗人杨万里 ,嗜茶 如命,把茶 比作日夜思念的故人之风采,“故人气味茶样清,故人丰骨茶样 明。 ”文人墨 客、名士高儒聚 ,

常择清幽静雅 之地 ,茶茗间述 ,论今谈古 ,指点江 ,激扬文字 ,评品书画,争论 释典,把品茶与琴 、棋、书、画等雅趣相结合 。古今名著《 红楼梦》 ,就有许多有关这般红 男绿女 ,聚会诗书,饮茶品茗的文字 。如今中国的茶艺 ,日本 的茶道 ,也是极 为雅致温馨的表演活动 尤其强调环境氛 围的幽雅脱俗 。可见茶之雅性,至今循而未改 [1]似分似合的茶具酒器茶和酒是 茶文化和酒文化 的物 质载体,而茶酒本 身又必须有运 载体 ,才能存于世 ,行其道 ,这个运载体就是茶具酒器 。因此 ,茶具酒器在茶酒文化 中是一个很重要 的组成部分 。酒器起源很早 ,五、六千年前的 山东大演 口文化遗址就出土了陶制酒器 ,而酒 的发明年代也只能根 据出土酒器 的年代来判断。到了青铜时代,中国的酒文化 已很发达 ,

酒不仅是会客迎宾的物品,还是祭祀 、演绎礼义的物品 , “百礼之会,非酒不行。 ”这就导致酒器的发达 ,青铜及一部分陶制酒器成系列化地 出现 。在这些酒器 ,有许洁屈警牙的名称 ,除壶、勺 、尊、杯等外 ,一些酒 器的名称简直让 人捉摸不透。如豆、悬 、献、

、爵、卑、角、危、卤、彝等,这些酒器上面都饰有精美的图案,许多是珍贵的艺术品 。随着青铜时代的衰亡 ,这些怪里怪气的酒器也逐渐成了文物 ,此后的酒器 多是 陶瓷的 ,

少量是金属质的。今天的酒器有酒壶、酒缸、酒杯、酒瓶等,且多是瓷质或玻璃质的。

茶具的出现似 乎要 晚得多,最早的茶具是陶土制的击,小口大腹。早期 的茶具与酒器是混用不分的,装酒亦用击 ,李商隐诗曰 “浊酒盈 瓦击。 ”到了唐朝,由于茶风大盛 、才得以“

烹茶尽具” 。古时主要的茶具有茶 壶、碗、钵 、匝、盏、盏托 、杯 、注瓶等,多以陶瓷质为主。目前 ,江西景德镇的瓷制 茶具和江苏宜兴的陶制茶具尤其是紫砂壶 最有名,

两者都有数百上千年的制作历史 。尽管到唐代以后 ,似乎茶酒之器具 已分家了,实际是似分难分的 ,古代的击既用来盛茶 , 用以盛酒。而壶 ,最早是水壶 和酒壶 ,《周礼》

,酒器也” ,只是后来茶饮盛兴,则亦以壶沏茶 ,但实际仍是茶酒共同之物 ,要勉强 去分 ,有些分得清,有些则分不清的 还有酒杯与茶杯,酒碗与茶碗 ,也是难分别 即使在今天 ,茶之具与酒之器 ,也有些混用的 ,也许不会有人用宜兴陶壶去盛酒,但绝对有人用景德镇酒杯饮茶。饮完酒 ,又用同样的器具饮茶 ,这是常有的事。用饮过酒的杯子喝茶,你千万要用冷水洗一洗,才不 留酒味 ,这点,大家怕都早有经验了。后语  茶文化与酒文化,在中国文化史上交相辉映 给传统文化添光增彩。无论茶文化还是酒文化 ,在其发 生发展的过程中,

都难免带来 一些糟粕 ,治文化史者 ,其义不容辞的责任,就是必须致力于剔去文化的糟粕 ,

弘扬文化的精华 ,从而给现代文明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粮。茶与酒, 我们身边再熟悉不过 的东西了,可说是俗绝之物 ,然而茶文化与酒文化却是非常高雅的课 题。笔者多年沉酒于酒文化课题之 ,虽然不敢说得其三昧 ,但也略有心得。茶文化专家陈文华先生 ,创办《中国茶

文化》 一刊,每期读来,都津津有味,爱不释手,使我又接触到另一项高雅课题 , 我体 味酒文化之真趣 ,受益 匪浅。笔者心血来潮,把酒文化与茶文化牵在一起 ,比短说长,附庸风雅,

抒一己之见 ,不敢自以为得之,还望方家雅正

 

分享到: 更多